吃完飯後,回家簡單收拾行李,前往車站,

默默的買著票,緩緩的進入月台,

火車來了,走進,

在火車上坐著坐著,

眼睛閉著閉著,

戴上大耳機,音樂聽著聽著,

 

不知不覺…

 

 

不知不覺…

 

 

 

眼淚竟然掉了下來,真丟臉!

 

因為你的笑所以快樂,因為你沉默所以失落,

所有的想法都跟你說,還是從你眼中看到了保留。

我很努力的離開,離開對你的感覺,

可是越努力就越覺得自己像冬天葉子般易碎。

幾天前聽到范逸臣的歌《一直》,裡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朋友總給我一堆理由 要我別再為妳難過
  他們只是不懂我 太多愛上妳的理由」

加上前些日子的一些事,聽到這段歌詞時,實在是感觸很深。

嬌蘭傲梅世人賞,卻少幽芬暗裡藏,不看百花共爭艷,獨愛疏櫻一枝香。

頓時,腦中隱約想起前陣子在網路上看到一首席慕蓉的詩《一棵開花的樹》: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祂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將我化成一顆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
陽光下慎重的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當你終於無視的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啊
那是我凋零的心

「愛情跟夢想都是很奇妙的事情,不用聽  不用說  也不用被翻譯,就能感受到它。」電影《聽說》裡如是說。

原來我還一直站在 愛妳的路口~

warm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