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是陪我等待長長體檢日子的眾多書本之一,在它剛上市還沒上排行榜之前我就買回家看完了。

這是一本很棒的小說,一開始是被它的書名所吸引,後來看了簡介後就喜歡上它了。 作者馬格斯.朱薩克 (Markus ZUSAK)是澳洲作家,剛好很符合今年台北國際書展的澳洲主題展。

《偷書賊》的寫作手法很特別,以死神為第三者來述說整個故事,一般大家對死神的印象是很冷酷無情的,但書中的死神卻是位多愁善感、有著浪漫因子,每天履行無奈公事的藝術家死神,不過祂也喜歡人類形容祂的樣子:骷髏、大大的眼睛、手拿著大把鐮刀…等。

《偷書賊》是一個關於文字如何餵養人類靈魂而撼動死神。故事一開始,死神在自我介紹時,便道出了故事的分軸、生死的無奈與矛盾:「我逼近你的那一刻,天下萬物呈現出什麼樣的色彩?天空出現哪種訊息?我自己最喜歡巧克力色的天空,很深、很深的巧克力色,人家說這種顏色不適合我。不過,我還想盡量欣賞我見到的每一種色彩,光譜中所有的顏色,十億個左右的口味,各不相同,還有一片天空可以慢慢舔,慢慢吃。顏色抒解了我的壓力,放鬆我的心情。故事中的戰爭殘酷、生離死別,透過死神豐富的感情,以第三者的角度描繪,讓人更加不捨劇中的每一事物。

很喜歡上面的那段描述,下面這段也顯現出死神人性化的一面:

「人類只有在一天的開始與結束時,才會觀察顏色的變化。
但是對我而言,一天當中,每個短暫片刻都呈現出不同的色度與調性。
光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包含了幾千種不同的顏色:蜜蠟黃、柔絲藍、陰鬱黑。我是做這行的,當然特別注意顏色的變化。」

在書末死神最後說道:同樣是人,怎麼有人能如此邪惡,又有人如此光明燦爛呢?人類的文字與故事怎麼可以這樣具有毀滅性,又同時這麼光輝呢?。等你看過這本書之後,你就會知道死神為何會有此感嘆。

死神最後的注釋:人類,在我的心頭縈繞不去。」

《偷書賊》是本相當值得推薦的小說,故事情節不會過於緊湊,適合慢慢品讀,感受作者字裡行間的文字魅力。和《追風箏的孩子》一樣,《偷書賊》也是描寫戰爭背景、人性刻畫、感人至深的故事,但相較於《追風箏的孩子》故事中人性的殘酷,《偷書賊》顯的稍溫馨、適中些,閱讀的幻想色彩也多了好幾萬千,故事架構與描述方式也頗有新意,滲入了些許的黑色幽默,像是「儘管人類如此的邪惡又光明,死神還蠻忌妒的人類一種能力:人類,真的很會找死!」,還有…還有…死神超喜歡人類想像祂的樣子,尤其是那把鎌刀 =.=


推薦給大家,有興趣的可以去書店翻翻,現在誠品有推出專屬版封面,比一般版的封面更有感覺。 

閱讀最低需求:
□ 喜歡黑色幽默式的表達
□ 對以「書」為題裁的小說有興趣
□ 能接受步調緩慢的節奏
□ 對德國背景文化有興趣
□ 喜歡小說有不一樣的創新手法


ps:我表妹有推薦另外二本小說都很不錯,雖然買了不過現在還沒時間看;一本是《第13個故事》,另一本是《分手信》(我表妹很喜歡這本書的作者)。《分手信》的作者尼可拉斯.史派克 (Nicholas Sparks) 是美國很受歡迎的純愛療傷系作家,史派克的其他小說《瓶中信》及《手扎情緣》均已拍成電影,受到很大的歡迎,《分手信》也預計拍成電影在2009年時上映。值得一提的是史派克與《哈利波特》作者 J.K.羅琳齊名暢銷紀錄保持人,是當代美國唯二同時有精裝與平裝作品雄踞暢銷榜超過一年的作家。在此一並推薦給你們。

創作者介紹

Ben's Now and Then:my life digest

warm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