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篇不錯的文章,看完後對於英語文的世界及其層次觀會有很深刻的瞭解!

前言

筆者從美國返台任教的數年間,觀察到國內英語文學習成效不彰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是「迷思」所造成的障礙。迷思之一:就是大家時時掛在嘴邊的「缺乏英語環境」。若將英語系國家的高級知識份子英文程度訂為「十成功力」,那麼在一個非英語的環境裡,英語文要達到九成以上功力確實不易,然而筆者見過少數從未出過國的學習者都學到了七、八成,反觀放洋留學者,其英語文實力還停留在四、五成的,比比皆是。迷思之二是:一味想要加強會話能力,但未能覺察寫作其實是台灣英文教育裡最弱的一環。迷思之三,在讀的方面,自以為瞭解文意但其實誤解得很嚴重的情況也不在少數,譬如,下面兩個慣用詞就常看見翻譯的謬誤:

  • a far cry
    誤解:遠方的哭聲
    正解:天壤之別;差了十萬八千里
    例:His current work is a far cry from his original plan.
    (他現今的工作與原先的計畫差了十萬八千里/有著天壤之別。)
  • give…benefit of the doubt
    誤解:給予……疑惑的好處
    正解:(在事實未明之前)選擇信任對方
    例:I like to see the best in people and give them the benefit of the doubt.
    (我喜歡看見人性中的善良面,所以選擇信任他們。)

  迷思之四:將「英語」與「英文」混為一談,以為口語英語就等於讀寫英文。固然,在國內只要英語流利就具有「震撼力」,但絕大多數學習者毫無所覺的是,「說話」的詞彙與結構無須十分嚴謹,但英語系國家知識份子寫作的一字一句、上下文之間的邏輯連貫,其實都非常講究。即便是歐陸國家以及英語「外圍圈」(英文非唯一語言,但屬官方或準官方語言)的國家,如南非、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知識份子,其英文寫作的造詣也不容小覷,(例如印度作家奈保爾就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本文將針對「英語」與「英文」的關係做一整理,讓讀者更了解兩者的差異。

「英語」與「英文」的關係

其實英語英文之間相去甚遠,照口說的英語一字字抄錄下來的,並非真正的英文。關於英語與英文的關係,學習者最需要瞭解的是:英語文從說到寫、從聊天到學術論文,層次(register)是非常分明的。事實上,中文也是一樣有區分,書寫有公文、論文、散文、便籤等(先不談小說、戲劇之類);說話有演講、討論、聊天等,這些不同場合中的遣詞用句、文法結構差異甚大。中文教學研究者,也注意到這個問題(
陳懷萱、林金錫,2004) :

使用語言有特定的目的與語境,說的語言跟寫的語言有各自的功能,因此也發展出不同的特色……說的語言往往不連貫而且不完整。然而寫下來的語言……句與句之間、段落與段落之間有足夠的銜接成份……斟字酌句反覆修改,因此用詞譴字也較為講究。所以即使能說一口流利的中文,但未必能寫出一篇漂亮的文章,這也是母語人士何以仍須學習寫作技能的原因。

  在此先說明「層次」“register”的定義,首先,register一詞在此當然並非「註冊」之意,但即便是在語言學的領域裡,關於此詞也是各家有各家的說法。register一詞在語言教學中的涵意是:從「最不正式」到「最正式」的場合中,各個層次的語言表達方式。在系統功能語言學派(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簡稱SFL)中,其register(中文譯為「語域」)的概念要複雜得多,綜合韓禮德(Halliday,1964, 1978)、Gregory與Carroll(1978)等學者的衍釋:經過1. field(言談的主題)、2. tenor(說話者之間的關係)以及3. mode(溝通的方式)三種變項(parameters)中變數(variables)的交織作用,產生了無數種不同的語境(context),各種語境都有其獨特語言特徵,(包括詞彙、字形、發音、語法、語用模式,甚至語調、音量、手勢、姿勢等),而某種語境之獨特語言特徵所構成的表達類型就是一個「語域」(register),在這種定義下的register可以變化萬千,是社會語言學及語用學的最愛,然而,就英語教學的實用價值著眼,不如取其最簡單的定義──英語文的層次。對應此一定義的字,也有學者偏好通俗的style(Trudgill, 1992),但是style一詞用途太廣,因此筆者還是決定採用語言學者最習慣的register一詞。而與register有點類似的另一個字genre,一般翻譯為「語文類型」,範圍十分廣泛,下面這段說明(Lam, 1998)提供了很好的參考:

Genre一詞的漢譯不少,諸如「體裁」、「類型」、「風格」、「文體」、「文類」等等……這種對「文」分「類」的概念,可遠溯至古希臘時代,此後,便廣泛應用在文學的領域內……例如:分文學為詩歌、散文與戲劇三大類……細分詩歌成抒情詩、敘事詩、頌詩、民歌、十四行詩等等……近年,隨著語言學由專注於句子結構轉移到重視實際交際的話語(discourse),文類的概念亦從文學的專門範疇發展到日常交際事件(communicative events)的領域上,以研究不同話語的種類及其各自與別項不同的特徵。例如:教堂內的佈道辭何以與議事堂內的政治演說有所不同……包括日常的敘事、書信……包括簡短標準的軍事口令詳盡具體的命令……

筆者在本文不打算談論register的廣義解釋,亦即不談系統功能語言學派的「語域」,也不談genre範圍裡的小說、戲劇之類,只取register最原始、最直截了當的定義,也就是英語文的層次分類。

英語文的大略層次

英語系國家幼稚園至小學中年級的「基礎英文」,相當於台灣中學以及全民英語檢定考試初、中級的詞彙與用法。「基礎英文」只具有「階段性任務」,所以英語系國家的知識份子不常使用,這些詞彙與用法並沒有錯誤,然而成人用出來顯得幼稚,在國際會議場合,是上不了檯面的。

  學習者確實難以在短期內掌握「成熟」的英語文,但至少應該對於說話與寫作之間的差異有所認知。從英語(俚語、口語)、基礎英語文、一般英文到正式英文,就筆者分析,其間大略可分為五層:

1.

正式英文(學術論文、公文等)

2.

一般英文(報章雜誌、熟人間通信等)

3.

基礎英語文(英語系國家幼稚園至小學中年級;台灣中學英文)

4.

口語(一般成人談話的慣用語)

5.

俚語(青少年談話的慣用語)

而早在一九六○年代,便有學者Joos(1962)論及五種不同層次的英語:

1.

Frozen(固定性的):如聖經經文、邱吉爾、林肯、甘乃迪的著名演講;婚禮、葬禮上的固定致詞(儀式用語);法庭上的術語等。

2.

Formal(正式性的):如演講、致詞等。

3.

Consultative(諮詢性的):如銀行理財專員向客戶解釋各種專案。

4.

Casual(閒聊性的):熟識的人之間的談話,由於熟人之間有許多相同的背景與經驗,所以講的句子較為簡略,譬如老師之間也許會說:「案子做得怎麼樣了?」而不會說「那件教育部提升學生英文能力的計畫進行到哪一個項目了?」

5.

Intimate(私密性的):如情人之間「不足為外人道也」卿卿我我的言談。

  Joos只談到說話的層次,並未論及寫作,而他所列Frozen English層次之「金玉良言」,其實只有參考價值,所以「英語名人名言」之類的書籍當「資料庫」可以,但此類語句就像「論語」、「孟子」一般,只能引用,若將之當作自己的日常談話是會被笑的,因此用途極窄。

〈未完,接續下篇〉


warm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