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迷世代

記者/溫臻婷報導

「我想我該考慮不用msn了,這段日子以來,我依賴msn的程度太重了,不只是msn徒然消磨我的時間,相反的,也帶來很多交流與衝擊,因此認識到不少人。只是,若我們真的這麼有緣,且可當個真誠的朋友,有沒有msn,難道有這麼重要嗎?我想該從時間減少開始...」網友elyot說。你的一天花費在msn 多少時間呢?人生以殺時間為目的的「波特利人生」其實就出現在你我之間,像哈利波特一樣,把不存在的事情看的比存在還重要,也許你明天還有報告要交、考試要考,卻常因與人在msn聊太久,耽誤了正事。

「當迷者局」,在msn虛構的聊天環境中,而成為現實真實存在的「當迷世代」。在情人節當天,專屬於兩個人幸福的日子,突然有一輛腳踏車從你們兩人面前飛馳而過,手把掛著一個超大的收音機,而不是在耳邊掛著iPod,騎車的人衣服背面竟然用紅色亮膠紙貼了四個字,「情侶去死」。這就是Kuso一族的作風,不怕被人追著滿街打,讓你驚嚇指數百分百。而這也是「當迷世代」的特徵之一。

當迷世代 (Dumbing Generation)

當迷〈Dumbing〉是由「笨、蠢 Dumb」加上ing進行式,這字詞是由英國學者Andy Davidson 針對從八歲開始的「吞世代」〈指八年級生,因為科技進步,知識管道發達,資訊大量吸取就像用吞的一樣。〉到二十歲年輕人的思考邏輯,以及資本消費型態的研究註解。意即當迷世代生活消費行為看似笨、卻又不笨;很懶散,卻又認真;不負責卻又負責,充滿弔軌。

奧美集團行銷傳播集團發表「當迷世代─台灣酷文化報告」,就指出當迷世代的崛起,提出人生以殺時間為目的「波特利人生」、惡搞有理、認真無罪「Kuso」一族、名人挨貶無名式萬歲等當迷現象。美國社會觀察家Andy Davidson說:「現在青少年自以為懂很多事,其實一點都不懂,我們絕對不要高估了現在的青少年。」青少年笨蛋化的次文化,是否會成為一種對未來社會的隱憂?

是否緣於社會主體精英都太過自以為是的聰明,所以要以「笨蛋」的方式來狠狠叛逆一下,看似笨其實是顛覆整體主流意識。文大新聞系副教授盧嵐蘭說,當迷包含「抗拒」或「反叛」,只是採取的方式較特殊,以刻意的「笨蛋」方式來對抗菁英的聰明,不正是以一種迂迴方式來凸顯與證明自己其實才是高人一等。擺明不理會菁英的定義,嘲弄菁英的價值觀。其中也可能是一種逃避競爭心理,不想努力才能達到社會期望,所以不如跟上這波「簡單容易」的流行,任何次文化的產生,都有其積極與消極面向。

在網路資訊爆炸及豐富物質時代,我們拿什麼叛變,來抗拒主流文化?淺碟式的笨蛋文化是不是成為我們唯一的籌碼?拿不出代表我們這個世代深沉價值觀。我們可能要停下想一想,為什麼會成為笨蛋?

盧嵐蘭說,涉及不同世代所擁有的文化資本,當迷世代或許刻意利用這種籌碼,刻意地膚淺。他們看重的不是內容,而是所能造成的效果。對於當迷文化雖有時令人搖頭,但仍先別太快進行價值判斷或道德譴責,除非他們已造成明顯的破壞或傷害。盧嵐蘭解釋,主流文化就是一種「霸權文化」,大家習慣以主流文化的標準來評價次文化,這是一種爭霸的結果,必須知道究竟當迷文化是否產生怎樣的「賦權」。她甚至懷疑挑起主流文化的反彈與批判,某角度而言已屬當迷追求的目標之一。因為已足以標記出他們不屬於菁英文化,他們是在挑釁主流價值,這點也算是一種策略性的抗拒吧。

海明威曾說,「每一代人都曾因某種原因而感到失落,過去如此,將來亦然。」,每個世代必然用他們的文化來反抗當時主體文化,摧毀當時價值觀與既有的框架。挑戰主流文化似乎成為每一時代年輕人努力「叛變」的一件事,會因時空環境背景而有不同的積極與消極方式,但一定會為主流單一文化創造另一個選擇。

失落的一代〈Lost Generation〉

「叛逆之火像戰爭之火燒毀了文明一樣,道德、上帝、公理,一切都顯的毫無意義」。於是孤守著幻滅、逃避和絕望成為標榜失落的一代結合的破碎精神。失落的一代指世界大戰以後,一群來自各國而聚居巴黎的年輕人,對上一代價值觀普遍懷疑,又無法在當代建立新的典範。於是以聚賭、服藥、縱慾、半小型雜誌、生活放蕩,對抗虛無和失落的恐懼,成為遊蕩外地的「異鄉人」。

海明威的小說《旭日依舊東昇》〈The Sun Also Rise〉原被命名為「失落的一代」,他筆下的角色就是形容大戰影響下,傳統價值傾頹,現代人因而迷失的一代。海明威堅持要以《旭日依舊東昇》為命名,「失落」蘊含著對當代價值的失落感,年輕的他認為即使有失落、焦慮、迷失,仍可從自我本身成為真正價值的起點,今天過後明天又是代表希望的朝陽上升。海明威說「假如你夠幸運的話,在年輕時住過巴黎,未來不管你身在何處,巴黎將永遠跟著你,因為巴黎是一席流動的饗宴。」

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

「我看到這一代最傑出的頭腦毀於瘋狂,餓著肚子歇斯底里,赤著裸體,黎明時分拖著腳步走過黑人街巷尋找一針來勁的麻醉劑,頭腦天使一般的嘻皮士渴望與黑夜機械中那繁星般的發電機發生古老的天堂式的關係。」對著時代「嚎叫」的金斯堡。以嚎叫當歌,以塗鴉當畫,垮掉的一代就是以裸露做為當時虛偽社會的反動。

五六十年代是「垮掉的一代」。甫結束的二次大戰戰爭慘烈的印象仍深印人心,由美蘇兩大集團為首的冷戰又開始,反共的麥卡錫主義消長。他們憤世嫉俗,身穿奇裝異服,或放浪形骸,酗酒吸毒、亂搞性關係和同性戀關係。叛逆、頹廢,瘋狂,追求更為「刺激」與「麻痺」的人生。垮掉的一代悖離傳統價值信念,他們靠毒品、酒精、暴行和對極樂的追求誘發瘋狂,Beat其實隱含者失望、失敗、放棄之意。將身體、生活、性高潮甚至將自己擲向那個沉悶和壓抑的時代,毀滅也在所不惜。

垮掉的一代被稱為以扭曲的心理反映扭曲的世界而產生的扭曲。每一世代都應有其特殊的創造與風格。盧嵐蘭表示,當迷文化。對年輕族群而言,他們的表現就是一種針對當前社會的一種「反應」方式。這種「反應」包含一些裝瘋賣傻、挑釁、嘲諷、賣弄、刻意及造作的無厘頭的行為,裡面蘊含的是當迷世代自認的創意與抗拒成分。

盧嵐蘭說,重點應該在於當迷們自己是否真正了解自己的所作所為,或純粹只是跟上流行。不過為了表現自己很「酷」,但「酷」的目的是什麼?要確認自己想要追求的究竟什麼?

好笑的是 我這些 在心裡的最深處 都知道了
可是 MSN 永遠還是開著
浪費的多少的時間
感覺上好像都沒什麼差
因為 我想聯絡到的人
並不在身邊
而這時間 我都願意給
我唸書就是不能靜靜ㄉ唸 哈哈哈

尋找自己 是個粉重要的事情
我這個工作 已經做了2-3年了
可是.... 找不到 = =

文章出處:http://www.xanga.com/carazyangie/491042502/gn.html

=====================(我.是.分.隔.線)=====================

這篇文章講的很好,很值得思考!

「尋找自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最近看了一部電影叫《豪門保姆日記 The Nanny Diaries》,探討的也是類似的議題。


女主角 Anny 學的是人類學,大學畢業後去求職時,面試者問了她一個問題,「Who are you?」。她一時愣住,就說:「This is quite a  simple question, I...」,當她發現她完全答不出來,就直接往門外衝。衝出去後,她邊走邊想,「我當然知道一些關於我自己基本資料的問題,可是,我是誰?我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之後,她誤接了一個豪門保姆的工作,從這份意外的工作中,她認識了自己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或許,人都需要「經歷」過某些事件的衝擊後,才能發現真正的自己吧!

影片結尾時,女主角說了一句很發人省思的話:

「在人類學家中流傳著一種信念:You must immerse yourself in an unfamiliar world in order to truly understand your own. (你必須把自己沉浸在一個陌生的世界,這樣你才能瞭解你熟悉的。)

是不是對自己太熟悉反而不認識自己了?還是我們只是自以為我們瞭解自己?

我想,都是吧!

下面這篇相關的報導文章跟上面那篇也有些類似。

新世代的文化,到底是「正向力」還是「負向力」呢?

=====================(我.是.分.隔.線)=====================

年輕人笨蛋化 社會要完蛋?!

「當迷世代」崛起 

「愚蠢」,在現代年輕人眼裡竟是一件很酷的事。奧美整合行銷傳播集團昨日發表「當迷世代」 (Dumbing Generation)的現象調查,從時下流行文化如華裔偶像孔慶祥現象、「上流美VS.如花」之戰、Kuso網路文學等,分析現代年輕人「笨蛋化」(Dumbing)的新興流行趨勢。

主持這項社會觀察的奧美集團想像工程師陳倩如指出,現代年輕人花費太多時間在無聊、愚蠢的事情上。根據調查,大學生平均要花費8.75個小時在「純粹殺時間」的無聊事情上,如上網打屁、看電視、玩Game、聽音樂等,看起來很忙,其實什麼事也沒做,或是做了很多事,其實都是「窮忙」,正事倒沒做幾樣。

就像是同時在電腦上開了很多視窗一樣,現代年輕人可以同時做很多事,例如在寫功課的同時,他可以與多位網友MSN、等郵件、上網蒐尋無聊的資訊……,看似遊刃有餘、聰明絕頂,其實因為無法專心,結果一樣也做不好。

反應在流行文化上,近來「走音男」偶像歌手孔慶祥、上流美和如花等藝人意外走紅,即是「當迷世代」下的產物。在一般人眼中,這些藝人的言行舉足和作為很無聊,甚至愚蠢,但年輕人卻覺得孔慶祥、上流美和如花很「酷」,甚至會當作偶像來崇拜。

青少年「笨蛋化」的趨勢,可說是全球現象,不光只是在台灣。英國社會觀察Andy Davidson也說,現代青少年已幾近文盲,他們自以為懂很多事,其實什麼也不懂,因為資訊太容易取得,用處又極為短暫,他們沒必要吸收新知。他最後的結語是:「我們絕對不要太高估了現在的青少年」,一語道破時下青少年「笨蛋化」的隱憂。

網路推波助瀾

日本網路遊戲上吹起的「Kuso」流行風,也可窺見「笨蛋化」的流行趨勢。「Kuso」在日本字義上,有點接近「爛」的意思,有些電腦遊戲「爛」到令人想哭,沒想到意外吸引很多人想去一探究竟,甚至「很認真」、「很嚴肅」地玩,還寫下心得感想與眾人分享。

網路上流傳的垃圾文學,同樣也是「當迷世代」下的產物。日前網路點閱率高達10萬次的「吃羊肉爐要小心」,內容是某大學男生把羊肉爐打翻燙傷小弟弟,赴醫求診的爆笑經過,原本是羞於啟口、難登大雅之堂的就醫日記,沒想到意外掀起話題,最後作者甚至還出書,榮登暢銷書排行榜。

奧美集團董事長白崇亮指出,「當迷世代」是一種普遍存在的社會現象,這項針對8歲至22歲所做的調查,只是揭露新興的「當迷世代」已經崛起,他們擁有自己獨特的價值觀和消費習慣,值得進一步觀察。至於他們到底是不是「笨蛋」,並非是探究的重點,同時也沒有好或不好的價值判斷。學者則是要大人們別大驚小怪,與其動不動就搬出「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倒不如好好想一想隱藏在「笨蛋化」背後的無奈

隱藏的集體焦慮

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主任馮燕指出,這股比笨、比白癡的潮流應可追溯自10年前開始,周星馳紅透半邊天,大家都在討論為什麼?她推測,「大概是快到21世紀,什麼千禧年、Y2K,搞得人心惶惶,大部分人把平庸的自己投射在周星馳身上,藉由哈哈大笑嘲笑他,也將對自己不夠傑出的不安發洩出來吧。」

「從嘲笑、譏諷到認同、流行,這一波全球比白癡的潮流就這樣流行起來,而且這是很容易搭上的潮流,人不必太有智慧、想到什麼就說什麼,這麼簡單的流行,為何不加入?」馮燕說,接下來的網路文化更進一步推波助瀾,過去我們罵人家白癡是很嚴重的事,但現在講一個人白癡,言下似乎帶有疼惜的意味。

但在比白癡的流行背後,馮燕看到隱藏在人們內心深層的焦慮。她指出,現在的年輕人競爭力不如人、責任感不如人、創意不如人,年輕人壓力已經大到不知自己的前途在哪裡?跟上這波白癡潮流,至少可以不落伍。

可喜的是,馮燕也觀察到,年輕人並非人人如此。她在台大教書、兒子念建中,至少在她的學生、兒子和兒子的朋友中,她還是看到一些有思想、想要做一些事的人;有一部分的年輕人至少可以分辨白癡潮流只是好玩,絕非衡量自我的唯一尺度。

從心理衛生角度而言,馮燕說,承認大多數人是平庸的、小人物也有出頭天,算是蠻健康的事;「人可以不要有大志」、「人可以隨隨便便過一生」、「人就算不努力、不成功也沒關係」、「就醬吧」,愈來愈多人接受凡事「就醬吧」。

了解他們想法

大人們應該努力瞭解青少年的想法,不要只覺得他們很怪!」政治大學教育學院長秦夢群表示。他說,現代社會的資訊發達、價值多元,青少年搞怪的動機與能力確實比大人強,出現各種令人費解的行為,並不令人意外。行為會隨時代改變,反而是價值觀漸產生偏差,才是家長與社會應該關注的焦點。

秦夢群強調,大人應該以同理心看待青少年,與其動不動搬出「一代不如一代」的批評,不如先瞭解青少年的想法,從旁協助他。最重要的是,大人以身作則,建立青少年得以遵循的行為典範。

年輕人有主見

文藝人解讀,又是另一番光景。心理諮商專業醫師、作家王浩威說,社會價值、思想永遠不會只有一種主流,Dumb-ing反映的是一部分現象,但他相信,永遠有另一種「積極」力量存在。

王浩威說,我們跟上一代的人很早就被要求「積極」,現在的年輕人則看似凡事不經心,沒有壓力,但事情往往不是絕對的。年輕人可能耽溺在自己世界、想像氛圍裡,但這些想像可能極具創造力,有不可思議觀念、想法,只是在同質性太高的同儕團體裡不會表現出來,或這一代大人不了解,但實際上年輕人是有自己的意見的。王浩威說,這一代年輕人在現在的文化氛圍長大,可能更早感到孤獨,或可能更早學會逃避,但他相信也有人會更早認清目標,選擇波西米亞式的人生或投入競爭,生命的價值與目標將提早「分道揚鑣」。

【記者陶福媛、紀慧玲、賴至巧、梁欣怡/報導】 

文章出處:http://mag.udn.com/mag/dc/storypage.jsp?f_MAIN_ID=2&f_SUB_ID=6&f_ART_ID=1949


warm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